伊顿健康
400-766-0588
为大家提供医疗资讯和匹配适合的临床项目
新闻详情

实验表明泰瑞沙在耐药性方面优于传统靶向药物易瑞沙和特罗凯。

发表时间:2021-07-14 14:09作者:伊顿健康来源:伊顿健康

2018年欧洲肿瘤科学会提出的初步显示:对于传统靶向药物无法控制的MET扩增和EGFR C797S靶点突变泰瑞沙有着更大的避免率,泰瑞沙的关键节点仅在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基因点中mutant改变。

2018年欧洲肿瘤科学会提出的初步显示:对于传统靶向药物无法控制的MET扩增和EGFR C797S靶点突变泰瑞沙有着更大的避免率,泰瑞沙的关键节点仅在于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基因点中mutant改变。

作为主要发现人之一,医学博士Ramalingam提供的理论足以支持以上观点,由此Ramalingam博士进一步指出“T790M突变是泰瑞沙对于一线治疗和二线治疗的分界线,很多换在服用泰瑞沙时已发生了T790M突变。”



该研究结果是III期FLAURA试验分析的一部分,FLAURA试验是20184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前线泰瑞沙用于NSCLC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实验基础,其NSCLC肿瘤具有   EGFR   突变即:外显子19缺失或外显子21 L858R替代突变。

双盲试验的总体结果显示,与使用特罗凯或易瑞沙的治疗标注相比,第三代靶向药物泰瑞沙奥希替尼可使患者死亡的风险降低54%。此外,使用易瑞沙和特罗凯的患者其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0.2个月,泰瑞沙18.9个月。

FLAURA实验中,556名未接受治疗EGFR阳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被随机分配到泰瑞沙小组与易瑞沙和特罗凯小组中,泰瑞沙小组为279人,而使用易瑞沙和特罗凯小组的人数为277。所有患者均有外显子19缺失或L858R突变。小组成员分别每日口服80毫克泰瑞沙、250毫克易瑞沙150毫克特罗凯

先前的数据表明,在二线治疗中泰瑞沙最常见的耐药机制是EGFRC797S突变,以及METHER2的靶点扩增对于这项分析,研究人员检查了FLAURA试验期间的患者对泰瑞沙的耐药机制。使用新一代测序分析的成对血浆样品在线收集重要,在这种分析中没有捕获非致病性抗性机制,如小细胞肺癌转化和蛋白质表达变化,”Ramalingam指出。此外,在血浆分析中可能无法充分捕获扩增事件,因为如果我们要分析肿瘤组织,它们就会出现。

实验分别在泰瑞沙和传统靶向药物中进行,最终81使用泰瑞沙治疗的患者达到了治疗标准。


如实验所展示的那样使用泰瑞沙治疗最常见的获得性耐药机制是超过15MET扩增7%EGFR C797S突变。额外的继发性EGFR在另外3名患者中发现突变,其中包括1L718Q + C797S突变和1L718Q +外显子20插入以及最后的1S7681而使用易瑞沙和特罗凯小组中7%的患者发现PI3KCA突变; 还有3%的患者中检测到BRAF V600E突变其他耐药抗性机制是2%HER2扩增和1%SPTBN1 - ALK融合。


“Ramalingam说道:“14%的患者在耐药样本中同时发生候选突变。这表明当患者出现获得性耐药时,可能会开启超过1条途径,这两者之间的数字相对较小,无法对外显子19或外显子21的一种特异性机制是否更为常见做出任何有力的统计结论。这也就意味着泰瑞沙组中未检测到患者有以上异常的突变。

在传统靶向药物易瑞沙和特罗凯治疗组中,最常见的耐药机制是47T790M突变4MET扩增2HER2扩增

此外,在传统靶向药物小组中CCD6 - RET融合异常检测率为2%,PI3KCA突变检出率为3%; 1%的患者中检测到BRAF D594NKRAS G12CNRASG12D再一次的印证了先前试验结果数据的正确性

Ramalingam教授补充说,总之,使用传统靶向药物治疗的情况下,组织中MET扩增的频率预计会更高。


虽然这些数据对于推动该领域的发展非常有帮助,但我们认为需要通过明确的组织检测了解使用泰瑞沙治疗的患者的全部抗性突变和畸变


伊顿健康 --给需要帮助的人带去一份希望与机会!
致力于为医药研发领域提供专业的受试者招募及管理服务,提供全过程临床试验受试者招募服务方案。伊顿健康有效利用掌握的前沿医疗科研资讯,整合临床研究行业资源,以患者受益为出发点,搭建医院等科研机构与患者的沟通交流平台,帮助患者寻找更大化受益的临床试验项目,为临床试验项目筛选更适合的患者
微信服务号                          微信订阅号
每周医药资讯                      每日健康科普